Tuesday, June 23, 2009

新兵的考验

星期六,爸爸妈妈一早就带我去照相馆,打算让专业的摄影师替我拍一些美美的照片,为即将来临的周岁留下美好回忆。抵达设立于八打灵某购物广场内的照相馆时,爸爸妈妈精挑细选选好服装,七手八脚的替我穿上后,我却在这时开始闹起情绪来,无论如何不肯合作。爸爸妈妈唯有无奈的帮我脱下服装,抱我在广场里逛逛,希望能够安抚我的情绪,待会再来继续拍照。但此刻的我却感觉全身烫呼呼、提不起劲、满不舒服的。爸爸妈妈也察觉到不妥,伸手摸摸我那热烘烘的额头后,二话不说,即刻离开广场,开车往诊疗所的方向驶去。

抵达诊疗所,经医生检验,我的体温超过39度,受病毒感染,喉咙发炎、发高烧了。医生往我的屁股塞了一颗药物,开了药,叮咛爸爸妈妈必须准时给我服药以及随时留意我的状况。




令我又爱又恨的西药

出世以来,这是我第二次发烧。前一次发烧的时间只维持几小时,无需吃药就痊愈。这一次的情况却很不一样,身体感觉异常的不舒服、食欲不振、体温反复无常,必须经历两天的时间,才渐渐的好转起来。这期间,爸爸妈妈看到平时表情丰富、活泼的我,变得无精打采、爱哭闹,无不感到担心。妈妈更是牺牲了好几晚的睡眠时间,无时无刻的守在我的身边,给与我无微不至的照顾。



昏昏沉沉进入梦乡




终于重现欢颜


虽然这一次病倒为我带来了痛苦,也为爸爸妈妈带来了许多的不便,但是,往好的一方面想,它却提供给我身体内的免疫系统一个实际的作战考验。这之前,我的免疫系统犹如养尊处优的新兵,完全没有作战经验。这一次却让它们有机会磨练及发挥作战能力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……。最终的战果,当然是新兵勇克病魔,凯旋而归啦!








2 comments:

little prince's mummy said...

Speedy recovery!

楷晋 said...

Hehe! My troop was armed with powerful weapon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