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November 20, 2009

苦口良药

个月进行例常检查时医生告知,我的体重又乖离了标准成长曲线,必须设法多进食以促使体重回到正轨。一直以来我的食欲不大,对喜欢的食物也仅仅是吃一小碗就满足,至于不大喜欢的食物则只浅尝一两口,有时甚至吐出来。除了一般的食物,我对牛奶的摄取量也不多,即使这样,小小的肚子经常都不会感觉到饥饿。我的身高一直都正常的增长,但由于体重一直无法大幅度攀升,使到身体看起来比较瘦长。

虽然妈妈绞尽脑汁不断的为我准备各式各样不同口味的食物,但情况还是没什么改善。因此,爸爸妈妈决定让我尝试一下中药,看看是否有帮助。前几天看了中医师,带了一些中药回家后,爸爸妈妈即不管三七二十一,强迫我每天一定要服两次药。



良药一定是苦的吗?



第一次尝试中药的滋味真的真的很不好受,嘴巴被逼张开来回数次的注入青青苦苦的液体,想要吐出来却被捂住嘴,在欲吐无“门”的情况下,只好委屈的咕噜咕噜连同泪水一同往肚子里吞。

第二次喂药,一闻到药的味道就非常的抗拒,但是不管如何大声的哭泣、大力的挣扎,嘴巴最终还是得承受讨厌的苦水。

第三次用药,我知道是逃避不了的,只稍微的挣扎就乖乖就范。服完药用舌头舔一舔余留在嘴巴的药水,感觉苦涩中带点甘味,味道还不至于太难受。这一次以后,接下来几次的服药就轻松多了,没有挣扎,没有哭泣,只有称赞。


极力排斥 vs 欣然接受


今天是第十二次,也是最后一次服药。希望服用完这些开胃健脾的苦药后,我的食欲和胃口能够大大的提升。






Monday, November 9, 2009

理发记

象中,我在四个月大时第一次将头发剪清光,距离现在已经一年了。在这一年里,头发不知不觉越生越长,越生越柔软,再不剪的话,就快要变成小姑娘了。

好不容易留了一年的头发即将被剪掉,真舍不得,赶快拍张照留念。


11月7日星期六早上用完早餐后,爸爸妈妈带我到附近的理发室理发。刚踏入理发室,看到自己出现在四周围的镜子里,感觉还蛮新鲜好奇的。当视线转移至镜子前面的理发椅,看到一位印度理发师正在替一位小哥哥剪着头发时,心里就在嘀咕,难道待会我要像那位小哥哥般安静的坐在高高的木板上,任由印度叔叔按着头、托着颈、摸着脸、挨着身的理发?想到要如此近距离的和陌生人接触,心里就开始不自在起来。

没多久,理发师向我们招手示意轮到我理发了。爸爸即刻抱着我往前走,把我放在理发椅的木板上。我非常害怕,手脚屁股并用,想方设法要让屁股离开木板,无论如何都不要坐在上面,不要靠近理发师。看到这种情形,大家知道如果不使用“武力”把我镇压住,恐怕今天就理不成发了。于是,爸爸用力捉着我、揽着我,任由我哭泣、挣扎,和我一同坐在理发椅上,请印度叔叔开始动手理发。



一手压头、一手掐颈,为何如此对我?



在无力反抗下,我唯有以泪水来表达不满,令整个理发过程在哭哭啼啼相伴下完成。庆幸的是,凭着印度叔叔丰富的经验和专业的手法,理发器和剪刀只在我头上逗留一会儿,没两下子就停止,不至于令我受太多的“苦”。


前看、后看、左看、右看,这个新头还蛮好看的。



换了发型的楷晋是不是很“有型”?


Monday, November 2, 2009

探望外婆

个周末,我随爸爸妈妈和姐姐去马六甲探望外婆。这是我第二次到外婆家。第一次是在今年的农历新年期间,当时我只有六个月大,距离现在整整九个月了。

也许是因为比较懂事以及会走路的关系,这一次在马六甲外婆家的印象及感觉和上一次不一样。这一次不时的被外婆和许许多多的阿姨、姨丈、表哥和表姐们团团围住,东一句西一句的逗我说话、诱我露出趣怪表情、陪我玩耍嬉戏等,这些互动情景是上一次没有或少见的。再加上刚学会走路的我,特别喜欢到处行走,探索屋里屋外的东西,对外婆家四周围的环境有了初步的认识和记忆。相信下一次再回来时,就可以连同小表哥们一起“翻转”外婆家了。


楷晋@马六甲外婆家



楷晋和表哥的女儿恩恩来一个“give me five" 见面礼



妈妈和表哥笑得多么的灿烂。看来大人比我们小孩子更喜欢上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