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November 9, 2009

理发记

象中,我在四个月大时第一次将头发剪清光,距离现在已经一年了。在这一年里,头发不知不觉越生越长,越生越柔软,再不剪的话,就快要变成小姑娘了。

好不容易留了一年的头发即将被剪掉,真舍不得,赶快拍张照留念。


11月7日星期六早上用完早餐后,爸爸妈妈带我到附近的理发室理发。刚踏入理发室,看到自己出现在四周围的镜子里,感觉还蛮新鲜好奇的。当视线转移至镜子前面的理发椅,看到一位印度理发师正在替一位小哥哥剪着头发时,心里就在嘀咕,难道待会我要像那位小哥哥般安静的坐在高高的木板上,任由印度叔叔按着头、托着颈、摸着脸、挨着身的理发?想到要如此近距离的和陌生人接触,心里就开始不自在起来。

没多久,理发师向我们招手示意轮到我理发了。爸爸即刻抱着我往前走,把我放在理发椅的木板上。我非常害怕,手脚屁股并用,想方设法要让屁股离开木板,无论如何都不要坐在上面,不要靠近理发师。看到这种情形,大家知道如果不使用“武力”把我镇压住,恐怕今天就理不成发了。于是,爸爸用力捉着我、揽着我,任由我哭泣、挣扎,和我一同坐在理发椅上,请印度叔叔开始动手理发。



一手压头、一手掐颈,为何如此对我?



在无力反抗下,我唯有以泪水来表达不满,令整个理发过程在哭哭啼啼相伴下完成。庆幸的是,凭着印度叔叔丰富的经验和专业的手法,理发器和剪刀只在我头上逗留一会儿,没两下子就停止,不至于令我受太多的“苦”。


前看、后看、左看、右看,这个新头还蛮好看的。



换了发型的楷晋是不是很“有型”?
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