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February 19, 2010

虎年如意

年到,新年到,万众期盼的庚寅虎年终于在2010年2月14日降临!

为了欢庆这一年一度的快乐日子,妈妈预先为我准备了好几套新衣服,其中一套是红红的应景唐装。一看到妈妈拿出唐装,我即指着它连续不断的说“恭喜恭喜”,似乎急着要把它穿上。穿上鲜艳发亮的唐装走起路来,整个人看起来老气横秋,像个小大人,不只大人们看了特别高兴,我也蛮兴奋的。不知是兴奋过度动作太大,还是品质问题,才穿着它出门拜年不到一会儿,裤子正中间就破了一个大洞,但为了避免扫大家的兴致,我唯有冒着“春光乍泄”的风险,继续穿着它娱乐大众!


小老头??



这是我第二次庆祝农历新年。除夕夜到外享用团圆饭,年初一到庙里拜拜,年初二早上到爸爸亲戚家拜年,年初二下午去马六甲妈妈娘家拜年……,和第一次过年的情景大致相同。唯一不同的是,今年的新年带给我的感觉比去年的深刻。去年我是完全被动的陪伴大人庆祝新年,今年则可以随心所欲,自由走动兼主动的参与及感受新年气氛。


团圆饭@Sheraton Hotel, KL




2010虎年@东禅寺



年初一@东禅寺游乐场




年初一@东禅寺花卉 (一)




年初一@东禅寺花卉(二)




Tuesday, February 2, 2010

"Bye Bye" ..... "Door".....


最近,我的身体状况不是那么好,发烧、咳嗽、腹泻、流鼻涕、喉咙发炎,一个一个接踵而至,一个月里竟然光顾了诊疗所五次之多。诊疗所的医生、护士一看到我这位常客倍感“亲切”和“关心”。而我对诊疗所的周围环境、医生和护士的印象也更为深刻。一看到医生,不必等她靠近,我就已经全身戒备,赶快挥手重复的向她说“Bye-bye”,同时指着房门一直说着“Door”, 示意大人快快开门把我抱出去,不要让医生碰我的身体,弄得大家啼笑皆非。

俗语说:“剪个头发好过年”。年关将近,我也要剪个头发,将过去的霉气一起剪掉,除旧迎新,期盼新的一年有新的气象。前几天,在翻阅以前所拍下的光头照片,嘴里一直说“Botak~~Botak”。当妈妈好几次的问我要不要让理发室的叔叔将头发也剪成“Botak”时,我兴致勃勃的以很肯定的语气不断的回答说:“OK” 、“Yayah”,似乎很期待剪发的日子。上个星期天,一早我就被带到理发室去,所“期待”的日子终于来临。大家原本以为这一次理发应该会比上一次顺利,但是一坐上理发椅的一刹那,我似乎无法摆脱上一次理发的阴影,还是得劳师动众的把我镇压住才能进行理发。期间免不了又哭又闹,还不断的向理发叔叔挥手说“Bye-bye",手举向门口说“Door”,希望可以即刻停止理发,开门出去。这些滑稽的举动令在场的所有人看了都想捧腹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