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October 29, 2010

一日游



早前,妈妈在菜市场看到一日游的传单,了解详情后决定报名参加,以提供大家一个共同出游的机会。上星期六,期待已久的日子终于来到,天还没亮我七早八早就爬起来装扮,用完早餐后立刻出发。

七点十五分抵达集合地点,待导游确认人数后,我们即随其他的团员一起登上豪华旅游巴士,开始我们的一日游。此次的旅游团约有二十多位团员,我是最小的一位;除了爸爸和我以及另一位伯伯外,其余的清一色是女性,其中婆婆级的“安娣”人数最多。

巴士开动后,导游“安娣”为大家讲解行程及相关细节后,就开始连珠炮式的东南西北说个不停,逗得大家嘻嘻哈哈,笑声、掌声不绝。虽然我不是很理解导游的妙语如珠,但看到大家那么高兴,也站起来哈哈大笑、大力拍打手掌附和。看到我那么捧场,导游心里一定很自豪的认定她的笑话绝对是老少咸宜的。

在短短八小时的旅程里,所参观的地方还真不少,有保健品制造厂、酱油制造厂、巧克力专卖店、咖啡专卖店、水族馆以及现代化墓园,几乎都是我第一次踏足的地方,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这一次的一日游,不只增加我的见识,还让我和家人一起携手享受户外活动的美好时光,实在很有意义。希望妈妈勤劳的到菜市场走走,多安排这类型的旅游,不时给我惊喜!





楷晋@旅游巴士



酱油厂



我是LION KING


 现代化墓园:富贵山庄



Friday, October 22, 2010

奶嘴有虫,噁!


打从出世开始,每一次入睡前,我的嘴里总是要含着奶嘴,没有奶嘴根本无法入眠。我不曾更换奶嘴,因为新奶嘴无法像旧奶嘴般带给我足够的安抚感,因此一直使用着婴儿时期的小奶嘴,喜欢把小小的奶嘴塞进大大的嘴巴。

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我对奶嘴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,甚至有些“走火入魔”。之前只有在午睡和晚上睡觉时才使用它,但是最近,使用奶嘴的次数越来越多,嘴巴“痒”时就告诉妈妈说要睡觉,因为我知道只有在睡觉时才有机会吸奶嘴。刚开始,在没有人怀疑的情况下,我要吸奶嘴的计划顺利得逞,心中感到很是自豪。但好景不常,我的“诡计”不久后即被妈妈识破,有事没事要躺在床上睡觉的要求经常被拒绝,弄得我很不愉快、哭哭啼啼。

有一天午睡讨奶嘴时,妈妈告诉我说奶嘴生虫不能用了,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生起虫来,这简直是“晴天霹雳”!拿着奶嘴仔仔细细的检查几遍,上下左右看遍了也没找到虫子,但妈妈却坚持的说虫子躲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。虽然对妈妈的话有所怀疑,但要我把可能生虫的奶嘴塞到嘴里还真的不敢,万一让虫爬进我的嘴里怎么办?太噁心了,还是宁可信其有,心不甘情不愿的将眼皮慢慢合上.......

睡醒后去探望奶嘴,发觉它已经从原来的白色变成褐色,短短时间起了那么大的变化,看来它真的生虫了。接着下来几次入睡前,嘴里说不要奶嘴,心里却总是记挂它,每次坚持要先望一望变色的奶嘴才肯躺在床上,既然不能吸,看一看也好,至少可以望梅止渴。经历了几天无奶嘴的生活,我渐渐的适应下来,对奶嘴的印象越来越模糊,不再受它的束缚了!


令人生畏的变色奶嘴



戒奶嘴前



戒奶嘴后

Saturday, October 9, 2010

幼儿园,我要来啦!!



过三个月,我就符合资格,可以进军幼儿园了!

爸爸妈妈打从几个月前就开始着手收集幼儿园三岁班的资料。一有时间,爸爸妈妈即开车载着我到处逛逛,物色适合的幼儿园。不逛不知,距离我们住家方圆三公里的范围内,竟然有好几十家的幼儿园,大大小小四处林立,可想幼儿园是多么的蓬勃、多么的竞争!

圈定几家幼儿园后,我们便安排时间作实地考察。起初所参观的幼儿园,有些环境差,有些人多空间狭窄,有些课程呆板,大多不符合要求。爸爸妈妈说,如果找不到适合的幼儿园,那就多等一年再做打算。

最近两个星期,我们又参观了两家幼儿园。这两家幼儿园的教学理念大致相同,都是提倡从玩乐中轻松学习,反对一般填鸭式的教学方式,蛮符合爸爸妈妈的要求。这两家的环境和设备各有千秋,口碑也不错,唯一差别的是,一家以中文、另一家以英文作为教学媒介语。考虑后,爸爸妈妈最终决定把我送入以英文教学的那一家幼儿园。

原本爸爸妈妈担心我可能会抗拒新环境,每次带我参观幼儿园时都把我抱在怀里,避免我不适应,吵着要回家。爸爸妈妈的顾虑是多余的,因为我对幼儿园的环境气氛并不抗拒,有好几次甚至主动的挣脱爸爸妈妈的怀抱,从里到外、从上而下的走来走去,似乎要亲自看看每家幼儿园的状况才放心。

我对那一家即将成为我的幼儿园的印象还不错。除了被五颜六色的桌椅、墙壁、彩绘等所吸引,还有机会和那里的小朋友一起交流玩耍,玩得忘我时,还以为自己已经是他们的一分子。明年初正式上学时,我是否也能喜欢和享受幼儿园的生活,这是大家迫切想要知道的!结果将会如何呢?等着瞧吧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