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May 14, 2011

大悲咒


来,我对“大悲咒”特别感兴趣,常常有意无意间拿着佛经,嚷着要坐在爸爸身边,请求爸爸替我念出经书里的“大悲咒”。我比较喜欢听唱诵版的,因而要求爸爸必须用唱的而不是读的方式大声的念出来。每一次总是要听好几遍才心满意足,经常弄得爸爸口干舌燥,嘻嘻!

早在婴儿时期我就曾听爸爸妈妈念过“大悲咒”,事隔一段时期再听,并不感到陌生。某一天,爸爸上班还没回来,我拿着经书自个儿坐在沙发上翻看,看着看着嘴巴情不自禁的念出声,一手握着经书,一手指着书里的经文,学着爸爸唱诵起“大悲咒”。我对经书里的“婆卢羯帝、烁钵啰耶、菩提萨埵婆耶、摩诃萨埵婆耶.....” 这些复杂的文字一窍不通,只能凭记忆指着每一段经文,模仿爸爸唱诵的音调将它们一一的念出,即是如此,手里所指的和嘴里所唱的,大部分都是相称的,令人不可思议!

看到我那么爱听“大悲咒”,爸爸趁热打铁将一段由师父唱诵的音频安装在电脑里,让我随时都可以听。此后要听“大悲咒”,不必等爸爸下班,我可以自行点击播放有关音频,拿着经书坐在电脑前似模似样的聆听起来。此举不只给予我很大的方便,同时也省下了爸爸不少的口水,可谓一举两得。


Friday, May 6, 2011

Star Student



天在幼儿园上课时,老师吩咐我去园长那里领取一份礼物。我遵照指示毕恭毕敬的和园长握手,再从园长手里接过礼物。回到家,立刻将礼物拿出来和妈妈分享,并告诉妈妈整个过程。

稍后得知,有关礼物是一个奖项,旨在奖励每一个班级里表现最好的学生。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奖项,爸爸妈妈却引以为荣,认为要在短短的四个多月里,获得老师的肯定及爱戴,是很不容易的,希望我能再接再厉,继续成为大家的Star Student。
 









Thursday, May 5, 2011

手足口症


几天半夜突然发烧,吃了退烧药混混沌沌的进入梦乡。早上醒来精神还不错,原本要如常上学,却下起雨来,妈妈索性让我在家休息。中午时分,额头感觉烫烫,妈妈赶紧让我服药。傍晚时分,额头和身体又热烘烘的,体温达到39度。妈妈感觉不对劲,即刻带我去诊疗所。

医生发现我嘴里有几粒红色的斑点,细心诊断后告诉妈妈说我感染上了幼儿园的高级传染病“手足口症”。医生说此症没有特效药可医治,只能靠身体的免疫系统来修复才会痊愈,并叮咛妈妈,当嘴巴里的斑点在一两天内破裂时,我会感觉很痛苦,食欲下降,到时必须在嘴巴里擦一些止痛药减轻疼痛才可进食。

据说食用寒性的食物及饮料可减低“手足口症”所带来的痛楚及加速痊愈。但由于早前的咳嗽还没好,妈妈担心加剧咳嗽,不敢让我尝试,唯有等待它自然的好起来。

第一天,除了发烧,状况还不错。
第二天,嘴巴开始疼痛,吃东西喝水都觉得痛,得劳烦爸爸妈妈分散注意力,连哄带骗的,我才肯将送进口里的食物以“吞”的方式直接滑入肚子里。
第三天,疼痛减低,可缓慢的咀嚼嘴里的食物。
第四天,嘴里的斑点虽还没退去,但已不感到痛,似乎好了大半。

患上“手足口症”的病童一般上手、脚和口,都会出现又痛又痒的红色斑点,非常难受。而我除了嘴巴,手和脚都没看到斑点的踪迹,也无需动用到止痛药,可谓不幸中的大幸!